[新聞] 波蘭5次被瓜分,3次被滅國,是歐洲最悲慘的國家

提起波蘭這個名字,大家一定不會太過陌生,畢竟它也曾經是社會主義陣營里的一員,冷戰時期大名鼎鼎的「華約」總部就位於波蘭首都華沙。

波蘭用有上千年的歷史,文化底蘊深厚,宗教信仰堅貞,是古典歐洲騎士精神的最佳繼承者。這裡有哥白尼,蕭邦,居里夫人……

然而這裡也有不休止的戰爭、三番兩次的滅國、奧斯維辛和卡廷慘案。波蘭是個非常慘的國家,結論如是。

▲波蘭在歐洲的位置

  1. 完全被敵人包圍著
    首先著名的普俄奧三次瓜分波蘭。

17世紀中期開始,波蘭強化了農奴制度,貴族權力逐步增大,封建割據嚴重,國力虛弱;國王頻繁被換掉並且在位期間也是說了不算,在100年里進行的55次議會有48次成為貴族的聚會,沒有做出任何決定。

當時的東普魯士還是波蘭領土,普魯士王國將波蘭看成統一普魯士聯合布蘭登堡的眼中釘;俄羅斯將波蘭視作自己通向歐洲的肉中刺;而奧地利大公國心想絕不能放任老冤家們擴張。

於是三家一拍即合,開始了對共同的鄰居—波蘭的侵略。

1772年8月第一次被瓜分的波蘭,失去了35%的土地和33%的人口,然而這只是開始。

1793年俄普二分波蘭,使波蘭成為一個領土僅有20萬平方公里,人口僅400萬的小國。相當於兩個浙江省的面積,北京朝陽區一個區的人口。

此次戰爭後,波蘭失去了部分外交權和對外發動戰爭權,在那個人口即正義,發家靠戰爭的年代,這種絕望讓人窒息。

1795年第三次被瓜分的波蘭,已經談不上什麼絕望不絕望了。因為這次戰爭,俄普奧三國為了永絕後患而直接將波蘭全境瓜分,從此波蘭在世界地圖上直接消失了。

  1. 盧梭文筆波蘭血,拼把頭顱換凱歌
    波蘭雖然沒了,但是波蘭人還在為「還我舊河山」而奮鬥。

1807年拿破崙在戰爭中打敗俄普奧,波蘭人雙眼放光:啊!拿破崙,他將是波蘭偉大的解放者!果然在1809年,偉大的拿破崙在波蘭建立華沙大公國,作為法國的衛星國。

拿破崙戰敗後華沙公國被肢解,也就是說波蘭又亡國了!

1830—1918年間,波蘭人進行了多次起義革命但是都沒有成功,也是悲哀。但是他們先後建立了波蘭國家民主黨、波蘭無產階級黨、波蘭社會黨和波蘭王國社會民主黨。

終於在1918年,蘇聯政府為顯示大度和其他不可描述的原因,廢除俄羅斯帝國與普奧簽訂的瓜分條約,承認了波蘭的獨立。而普魯士和奧匈帝國在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失敗而趨於瓦解,也為波蘭的復國創造了有利條件。

消失了123年的波蘭終於在夾縫中復國了!連馬克思都感慨波蘭簡直是「歐洲不死的勇士」。

然而這不是一個偉大國家實現復國再復興,從此走上巔峰成為霸主、一統天下的故事。

1919年,波蘭要求恢復過去被俄羅斯占領的部分領土。俄羅斯帝國已經滅亡,蘇聯政府認為那是俄羅斯的一部分,並且自己已經承認波蘭的獨立了呀,這個國家再有其他要求是不是就有些蹬鼻子上臉了?

波蘭不高興,蘇聯也不開心。雙方確認過眼神:那就讓戰爭來證明誰才是真正的勇士吧!

蘇波戰爭爆發了,這次戰爭使剛剛恢復的波蘭更加國窮民弱。

在二戰中波蘭這個倒霉蛋當然也是首當其衝。1939年著名的波蘭閃擊戰讓德國裝甲師出盡了風頭,背後卻是波蘭39天的閃電滅國。

在二戰波蘭有22%的人口為國家獨立而獻身,犧牲之慘重堪稱世界之最。1938年,波蘭有3500萬人口,二戰中死亡600多萬。

奧斯維辛集中營,卡廷慘案轟動世界。

  1. 被忽略的好漢當年之勇
    因為多次被瓜分和滅國,波蘭過去的強盛歷史很容易就被人忽略了。其實,在16到17世紀,波蘭曾經有將近10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1000多萬人口,是歐洲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國家。

1569年,波蘭的偉大國王齊格蒙特二世合併了立陶宛公國,成立了波蘭立陶宛聯邦,史稱波蘭共和國。後來文獻稱圖方便直接就叫它兩國聯邦。

當時的聯邦空前強大。領土面積從波羅的海沿岸一路延伸到烏克蘭草原。國王振臂高呼:你們看!立陶宛,拉脫維亞,白俄羅斯,愛沙尼亞,斯洛伐克都是我的!統統都是我的!哦,對了,你們現在看到的俄羅斯的有些地盤,烏克蘭的一大半,羅馬尼亞的有些地方以前也是老子的。

  1. 大國的繁盛制度
    波蘭雖然是個篤信天主教的國家,卻能平等的對待異教徒。管你是天主教、猶太教、東正教、新教還是穆斯林,大家都是波蘭人嘛,平時要好好相處不要打架。

在這個時候,波蘭人又創立了基督宗教著名教派「波蘭兄弟會」(也稱為阿里烏斯派),後來還成了英國和美國唯一神教派的先驅。

來自各地的製造大師們受波蘭文化和傳統的影響,製作出和西歐風格不一樣的新樣式工藝品馬上就被各國追求時尚的貴族瘋搶。輕騎盔甲、伊斯法罕地攤、琥珀餐具都是波蘭人研究出來的。

17和18世紀波蘭大師製作的勺子也是風靡一時,華沙還成了生產銀器的中心。

波蘭在政治上實行「貴族民主制」。國家雖然有國王但是他並沒有太大的權利,國家大事還是要通過議會和貴族們一起商量才能做決定。司法官揚·加莫耶斯基以這句話總結了上述教條:

「Rex regnatet non gubernat」(「國王當政但不統治」)

貴族議會叫瑟姆,功能相當於參議院並還有選舉國王的權力(放在中國簡直是反了天了)。瑟姆首創了「國王選舉制」,這套制度現在羅馬教廷還用在教皇選舉上。

在有兵才能侵略,侵略才能發家的年代,波蘭軍隊顯然人多又能幹。就連規模最小的仿佛透明的海軍也在1627年取得了海戰奧利瓦之戰(雙方是瑞典和波蘭)的勝利,幫波蘭打破了瑞典的軍事封鎖。

占領了烏克蘭、白羅斯大片地盤的波蘭還不滿意,甚至打到了莫斯科統治起了俄羅斯。

閒下來的軍隊決定去西歐轉一轉說不定能撈點好處,於是他們打敗了普魯士最牛的條頓騎士團讓普魯士俯首稱臣。

1683年,軍隊在黑海上把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打的落花流水,還去了敵人首都伊斯坦堡牆外燒了很多村子。

  1. 權利讓人膨脹,貪慾使人迷失
    每個政治體制都有相應的弊端,有的時候這些弊端會要命,比如波蘭的貴族選舉制。

當國王青黃不接的時候,貴族們為了多往自己錢包里弄好處,爭相推舉比較好說話的外國貴族做國王。貴族們權力越來越大,國王經常發現自己說話約等於沒說。

作為平原,波蘭有大部分可以用來耕種的土地。17世紀它成為歐洲糧倉向各地出口糧食,因此發家致富的貴族說:我想要更多。

然後他們把罪惡的黑手伸向了烏克蘭草原,那裡的哥薩克人雖然身體強但是性格慫。他們被迫成為波蘭的農奴,給貴族們種地還得不到任何好處。

烏克蘭是波蘭的附庸國,哥薩克人除了是種地能手,還是軍事天才,曾經幫波蘭主子打贏過奧斯曼土耳其和克里米亞韃靼。

但是這群質樸的人並沒有因為勤勞和無畏迎來波蘭人的友好。

波蘭人還在嘲笑:看這群傻啦吧唧的鄉下野蠻土包子,也就配給老子種地和當槍使。

哥薩克人是生活在東歐大草原上的遊牧社群,由第聶伯地區的韃靼人和從波蘭、立陶宛、莫斯科等公國逃亡到第聶伯河和頓河地區的遊牧民族組成。在歷史上以驍勇善戰和精湛的騎術而聞名。

  1. 盛極必衰—最是人間留不住
    波蘭占著烏克蘭的土地,奴役著烏克蘭的人,甚至還睡著烏克蘭人的老婆。

在烏克蘭的某些地區,波蘭貴族甚至對當地女子行使野蠻的「初夜權」。當地女子若想結婚,必須優先給波蘭貴族享用,即使哥薩克的首領也不能倖免。

1647年,波蘭貴族當面把赫梅爾尼茨基(接下來我們簡稱他為「老赫」)的老婆帶走。他好聲好氣的希望能通過法律手段把老婆帶回家,但是國王笑而不語。

意思明顯:這是傳統,習慣就好。

老赫是一名哥薩克上層貴族,還是一名特別優秀的軍人。在波蘭與土耳其、俄羅斯的戰爭中都有不小的功勞。但是波蘭人沒有善待這個功臣,他們還是管他叫下等人、土老帽,還搶了他老婆。

國讎家恨,新舊並加,哥薩克人的怒火被點燃,如同星星之火席捲整個烏克蘭。

1648年1月,老赫帶領8000名哥薩克人起義,哥薩克人有仇報仇有冤報冤,遇見波蘭人一律斬殺,童叟不留。

攻克基輔之後,烏克蘭建立了哥薩克酋長國。

就這樣波蘭失去了烏克蘭。然而它失去的並不僅僅是一個會種地能打仗的附庸國,戰爭把波蘭拖垮。

周邊鄰居早就對波蘭這塊肥肉垂涎三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天賜良機。

這個時代,被波蘭人成為「大洪水」時代,從此波蘭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再也沒能恢復元氣。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Whatsapp 是
+852 5318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