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宗教在波蘭轉型中的作用

波蘭的歷史幾乎就是天主教的受難史,在失去祖國的日子裡,因為唯有宗教可以守護,宗教便成了“沒有希望的希望所在”

亞當-沙夫說,每個波蘭人都知道,他們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上帝、尊嚴和祖國。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家和無神論者的沙夫都這樣講,可見此言不虛。從這個排序當中我們可以知道上帝對波蘭人有多麼重要。那麼宗教為什麼會處在一個超越的製高點上?它的道德形像是怎樣建立起來的呢?

沒有犧牲的思想就不能理解十字架

眾所周知,天主教是波蘭的民族象徵,90%以上的波蘭人都自稱自己是天主教徒,宗教是波蘭的民族之魂,它在波蘭是大眾的精神追求,長期以來宗教具有的道德優勢無人能夠比擬。民眾對宗教的這種信任感是靠它們的犧牲精神換來的。換言之,宗教的這種超然於政黨、主義、發展模式之上的公信力不是僅靠爭奪話語權和灌輸就能建立的,而是靠實踐、靠犧牲、靠奉獻做出來的。在抗擊外國入侵蒙古、奧斯曼土耳其、瑞典、德國、奧匈帝國和俄國的歷次鬥爭中,天主教都起了巨大的民族凝聚作用,他們變賣教會資產資助抗擊外敵的鬥爭,更有大量的神職人員慷慨赴難,他們用自我犧牲的聖徒精神體現了波蘭民族爭取獨立的信念。波蘭亡國以後在俄屬波蘭、普屬波蘭和奧屬波蘭三大分割佔領區,教會以其對獨立的追求、亡國期間的民族堅守、戰爭中的犧牲、極權體制下對人性的吶喊體現了波蘭民族的不屈精神。

從1874年普魯士因波蘭教會成為反抗宗主國的據點而逮捕波茲南大主教開始,教會的抗爭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它以“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沒有犧牲的思想就不能理解十字架”的“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受難形象,要求教會人士必須比普通百姓做出更多的奉獻,以耶穌的受難精神作為榜樣,如果一個民族注定要遭受苦難肩扛黑暗的話,那教會人士就應該是第一批赴難者,“基督教意味著在宇宙中每個生命戰勝了死亡”,提倡“拯救需要個人參與”。在二戰中波蘭的死亡率高達22%,比甦聯(10%)和中國(7%)都高得多,而教會人士死亡率又遠遠高於民眾死亡的平均值,達到1/3,正是這種慷慨赴難的特徵贏得了整個民族的尊敬。

波蘭人說,波蘭的歷史幾乎就是天主教的受難史,在失去祖國的日子裡,面對信奉新教的德國統治者與信奉東正教的俄羅斯統治者,波蘭人把天主教與自己的民族意識聯繫在一起,因為唯有宗教可以守護,宗教便成了“沒有希望的希望所在”。時至今日天主教在很大程度上是與波蘭等同的。每當國家陷入困境的時候,人們總是第一時間想到向宗教尋求幫助,所以它所具有的氣場是任何黨派無法比擬的。老百姓說,戰後的斯大林體制是建立在人的脖子上而不是建立在人們的心坎上,教會人士往往是為了波蘭而犧牲的,而共產黨除了內部殘酷的鬥爭以外,即便犧牲也是為了一個黨派的利益,它的出發點不是祖國,不是國民,而是為了官僚的利益,血緣統治在東歐是不爭的事實,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是誰的國家民眾心知肚明,這二者自然無法同日而語。